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肉棒公主 第六章 性爱祭典

时间:2018-09-23
离开尼白地城,朝着东北方,骑马或乘坐马车不到四十五分钟,便到达当时尼白地城少斐依然正常运作的修道院之一的──布里奇特修道院。不过,事实上修道院内已经没有修士或修女,而且土地亦属于皇室,只是教会租用部分地方而已。
  这是因为二百年前教会发生改革运动以后,修士和修女被迫还俗,所有修道院都被政府没收,改成学校、医院,甚至妓院;有的由政府经营,有的出售给商贾,有的则租借或出售给改革以后的教会,只剩下少数的修道院依然为人们作为修炼之用。
  布里奇特修道院位于山上,山顶的部分已经被改建为城堡,是军事基地;田地大部分已经荒废,重投森林的怀抱,唯有古老的教堂、宿舍和坟地依然得以保留。
  「啊啊……乖孩子,快点射精吧。」赤裸的阿加莎坐在地上,左手和右手分别套弄着一根幼嫩的小肉棒;两根小肉棒的主人,年纪都不到十二岁,皮肤光滑,身型娇小,样子可爱,红色的小嘴巴还发出如同女孩子般的呻吟。
  而阿加莎的龟头则插在一个狭小的嫩穴里,轻轻地磨擦着那粉红色的阴唇;至于那宽广的阴道口里,插着一根短小的阴茎;而巨大的乳房上的大乳头,则被两个女孩子幼嫩的嘴唇抓紧不放。面对着这六个可爱的幼女和幼男的温柔体贴的服侍,喜欢孩子的阿加莎自然对他们也十分呵护。
  别以为阿加莎在修道院的这几天是如此的轻鬆;从早上七时到晚上十一时,她必须不停地性交,除了间歇的休息以外,连吃饭也不可,三餐也只能喝乳汁,而且又要马不停蹄地射精、潮吹、喷乳汁,当然还要面对一连串精液、淫水和乳汁的攻击。
  事实上,这些一连串密集的性交是準备魔法阵的必须修炼;正如之前所说,尼白地人相信魔法力量源自性慾,因此他们认为,唯有通过如此密集的性交,才能够使魔法力量发挥最佳的状态,对抗级数较高的念力魔法。
  对于当时未能掌握念力魔法的尼白地人来说,这是他们唯一可行的方法(由于念力魔法有干预他人自由意志的问题存在,因此在尼白地王国里,念力魔法的研究一直受到限制,使用并不普及);念力魔法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入侵和控制对方的思想,而透过性爱魔法提升魔法力量,就能够防止思想受到念力魔法的入侵;当然,这种力量必须要比念力魔法施法者的力量更强,才有可能成功抵挡得住。
  不过,与此同时,性交的对象亦会影响其力量的发挥;因为少量的魔法的力量同时亦会透过精液、淫水和乳汁的释出而溜到性伴侣身上,为了减低这种负作用,苏菲亚安排她跟那些还未成年的男女性交。一方面他们对于魔法力量的吸收能力相对成人较低,使得阿加莎的力量流失减少,另一方面他们的精液、淫水和乳汁也比视为「比成人的较为纯洁」,可以增强效力。
  「阿加莎,」这时候,这几乎密封的房间的大门打开了,西莉亚急忙走进来,蹲在阿加莎的旁边,对她说:「你们完成了最后一次的激射了吗?」
  「还未呢,不过我想,这三个小男孩也差不多要射精的了;至于我的肉棒早就準备好了。」
  「那么你们就继续努力吧。射精以后,你就停止做爱,休息一下,一小时以后魔法阵就要开始了。」
  于是西莉亚就急忙离开房间,把门关上。
  「来吧,乖孩子们,快点射精。」
  「是的……啊啊,公主殿下……啊啊……」没多久,那两根幼嫩的小肉棒首先在阿加莎美丽的脸儿上喷发,精液射落在阿加莎的脸上。阿加莎急忙张开嘴巴,伸长舌头,把精液接住;不过大部分的精液还是射在她的脸颊、鼻樑和下巴上。
  「就是这样……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然后,被阿加莎的阴唇包裹的那根小肉棒亦激射起来了;虽然肉棒长得短小,可是力量惊人,一下子精液已经倾巢而出,而且力度也不小,使得阿加莎上下摇晃,坐立不安,不停地呻吟。
  既然连男孩子们都射精了,阿加莎那已经充血的坚硬的肉棒也再没有忍耐的借口,在呻吟声发出的同时,亦情不自禁地射了。
  「啊啊啊啊啊……公主殿下……啊啊啊,的肉棒……很强壮啊啊啊啊!」女孩子放声的尖叫,温暖的精液从龟头一下子灌进幼嫩的胴体。至于乳头,乳汁也如同射精般大量喷出,连小女孩的嘴巴也承载不了,从嘴唇里溢出,还有不少乳汁落在她们的脸儿上。
  「真是累死人了……」当射精结束以后,阿加莎终于体力透支了;虽然她喜欢性交,可是经历了三天如此的修炼,任何人也会感到筋疲力尽。于是,阿加莎便把肉棒从嫩穴里拔出来,然后躺在地上休息。
  「那么公主殿下就休息一下吧。」孩子们虽然这样说,可是他们并没有离去,却是躺在她的身旁;有的把脸儿靠近她的肩膀上,有的则把头依在她的乳房上,还有的把嘴唇贴近她的阴唇和龟头上,睡在阿加莎的身旁。
  「现在我们就一起做个好梦吧……」阿加莎话音未落,双眼已经闭上,呼呼大睡。……
  「阿加莎……起来吧。」
  「呵欠……这么快时间就到了吗?」
  在西莉亚的吩咐之下,几名僕人扶起阿加莎那累挺的赤裸身躯,离开房间,穿过一条长廊,然后走上石阶;原来这三天以来,阿加莎一直也是待在修道院里的教堂的地牢里进行修炼。
  当阿加莎来到教堂的时候,苏菲亚、克里斯廷、巴里、罗斯玛丽、艾丽丝和尼古拉斯已经脱光了衣服,站在圣坛前方的礼台上,等待阿加莎的前来。虽然阿加莎在三天之前已经知道克里斯廷是魔法阵当中其中一个祭物,而且也猜得到巴里亦会跟随克里斯廷来到修道院作祭物,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连罗斯玛丽、艾丽丝和尼古拉斯也加入了祭物的行列。
  「罗斯玛丽、艾丽丝、尼古拉斯……你们怎么会……」阿加莎惊讶地说。
  「我们可是好友嘛。从小到大,每当我遭人欺负的时候,你总是会拔刀相助,现在也是我回报的时候了。」罗斯玛丽笑着对阿加莎说,双手还在轻轻的套弄自己的肉棒。
  「而身为你的亲妹妹的我,当然也要来帮忙啦。」艾丽丝的手搭在罗斯玛丽的肩膀上,对阿加莎说。虽然阿加莎是个自大和冲动的人,但是对待自己的妹妹和弟弟却十分呵护;因此艾丽丝和罗伯特也十分喜欢她。只是罗伯特年纪太轻了,亚历山德拉就没有让他来修道院里加入魔法阵的祭物当中。
  至于尼古拉斯,却是一言不发,只是对着阿加莎露出一副温柔的微笑。这是因为,他认为,无论现在说些什么,也对于自己没有特别的益处,为免说错,倒不如保持沉默就算了。不过,就是尼古拉斯一言不发,阿加莎早就猜到,尼古拉斯只不过是为了讨好罗斯玛丽,以及得到自己的信任的缘故而作出如此的冒险。
  「好了,阿加莎,动作快一点。」苏菲亚催促着说。她全身赤裸,露出诱人的粉红色的双乳,站立在礼台上。虽然教堂的面积不大,但是礼台却十分宽敞;松木製成的论坛本来应当放置在正前方,不过因为要施法的关係,早就移开了。
  不过,无论如何,位于正中央的圣坛依然没有移走;圣坛是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子上摆放了一本很厚的书本,两旁摆放了两座分支烛台;圣坛的后方的墙上有一面金色的十字架,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耀眼。
  位于圣坛的正前方,苏菲亚用炭笔画了一个半径为一码的圆形,圆形内有一个六角星,星的六个端点都在圆周上,分别指着东方、东南方、西南方、西方、西北方和东北方。苏菲亚站在东方,克里斯廷站在东南方,巴里站在西南方,罗斯玛丽站在西方,尼古拉斯站在西北方,艾丽丝站在东北方。
  「西莉亚,你跟所有人马上离开教堂,把门封锁,我马上就要开始施法了。」
  「是的。」
  当西莉亚与僕人们离开教堂的时候,阿加莎已经来到在六角星中央的那个正六边形上站着,等待苏菲亚的吩咐。直到大门「呯」的一声关上,苏菲亚才对她作出新的吩咐。
  「你先跪下来,然后可以自由地玩弄我们每一个人的下体。但紧记,只是下体而已,而且你只可以运用你的双手和嘴巴。若然有淫水或精液喷出来,你必须把它们吞嚥下去。」苏菲亚严肃地说。她又吩咐其它人,说:「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念出经文。」
  「什么经文?」罗斯玛丽问。
  「当然是《圣典》中的《性淫乱书》那关于性爱力量祭典的部分啦!」祭典,是魔法阵的一种;不过,与魔法阵的分别是,其魔法力量的来源除了是传统魔法学上所主张的「源自于性器官」以外,还会请求他们所信奉的女神──就是那位独一的上帝的力量的介入,然而人必须以精液、淫汁和乳汁用作献祭,这也是为什么克里斯廷和马丁自称自己为「成为祭物」。
  而「献祭」的方法,人类当然不可能直接向他们的那看不见的女神喷乳汁、喷淫水或射精液,因此他们会把目标转移至被施法者身上。仪式的第一部是向施法者作出第一次射精;至于是口交、颜射还是内射,他们的经书《圣典》里面就完全没有规定,不过苏菲亚倾向以口交和内射为主,因为这样就能够保证每一滴精液、淫水和乳汁都可以被阿加莎充分的「吸收」。
  「可是,我们不会太背诵经文呢……」克里斯廷低声地说。
  「现在的年青人真是的……好吧好吧,我念一句,你们跟着念。请记住,要用标準的尼白地语。」
  「为什么一定要是标準的尼白地语?」巴里好奇地问。
  「这还用问!如果大家的口音都不一样的话,就会变得不齐整了!难道你们要在上帝面前丢脸了吗?」由此可见,苏菲亚的确是一个执着的女人。
  「那么我就开始念出经文了。」苏菲亚便抬起头,仰望天花,高声地念出经文。
  「LaKodedelesholisesimethodes,Pasuvoustaminousfausiedesesa。Mevonspusipacertilspusloutanounface,Mevaholigematilpronloutanounbace,Mevaholil〔1〕indatildairetanounjmau。Pourvousvilarotedefausaetplau!」(翻译:魔法的女神,求你给我们性爱的力量,愿你的肉棒在我们的脸儿上射精,愿你的女阴在我们的身上喷射淫水,愿你的乳头在我们的嘴巴里喷乳汁,因为你是力量和能量的来源!)
  尼白地语是当时尼白地王国通用的语言,发音与法语和爱尔兰语差不多,不过语法就比较简单,类似英语。由于语法简单,容易学习,因此与霍伦约特语同时成为当时勒斯弗蒂大陆通用的语言;甚至连现代的魔法咒语也用尼白地语编写(事实上,这经文也是咒语的一种)。
  至于之前苏菲亚和阿加莎运用的那些叽哩咕噜的咒语,都是精灵语,属于古老的魔法咒语;虽然这些咒语在当时已经甚少使用,但是苏菲亚和阿加莎偏爱研究这些旧东西,因此间中也会使用。
  苏菲亚和众人不停把经文重複唸经的同时,阿加莎亦开始温柔地套弄着罗斯玛丽、巴里和尼古拉斯的阴茎。没多久,她又把双手转移至克里斯廷、艾丽丝和罗斯玛丽的阴蒂和阴唇上,轻轻的爱抚。
  于是,唸经的声音就愈来愈细小,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呻吟的声音。然而,面对苏菲亚那红润的阴唇,她就不留情了;她把大阴唇和小阴唇轻轻的拉扯,又把指头塞入阴道口里撩拨,肆无忌惮。要是在平日,面对苏菲亚,即使在床上,阿加莎也绝对不会如此放肆;然而,由于现在祭典已经开始了,苏菲亚就自然不能制止她,免得把仪式破坏了。
  「阿加莎,啊啊……啊啊,我可是你的老师来的……啊啊,你最好不要那么……
  放肆……啊啊……」
  「老师,可是现在你是祭物啊。」阿加莎笑着说。事实上,负责施法的苏菲亚也是祭物之一;她必与献上乳汁和淫水,完成祭典。
  「阿加莎……啊啊,你不要……太过分……啊啊……」
  「好吧,老师。」阿加莎调皮的笑着说,手放开了苏菲亚那发红的阴唇,把目标集中在罗斯玛丽、巴里和尼古拉斯的肉棒上;因为她想,肉棒比较敏感,容易喷射。三根肉棒已经勃起来,肤色深浅不一,长短也不同;不过按照当时尼白地王国的传统,龟头上的包皮已经被割开,露出可爱的粉红色的龟头。
  「兄弟们,我们要开始工作了。」巴里话音未落,站在旁边的罗斯玛丽已经用右手抓起他那白色的肉棒,开始套弄;巴里亦不禁示弱,以左手指头温柔的爱抚罗斯玛丽的龟头,回应她的突袭。至于坐享渔人之利的尼古拉斯,趁着二人还在乱搞的时候,手已经把罗斯玛丽棕色的肉棒抓住了;当然,罗斯玛丽马上以温柔的套弄那根黄澄澄的肉棒作为报复。
  阿加莎伸出手,轮流套弄他们的肉棒,伸出舌头,逐一舔舐他们的龟头。
  「其实进行祭典还不错呢……可以肆无忌惮的吞精……」阿加莎笑着说。
  「是啊,能够在女神的力量驱使之下射精……啊,感觉必定会很棒……」罗斯玛丽说。
  「是啊……啊啊,说起来……这次还是我第一次在祭典当中射精呢……」巴里说。
  「啊,我也是……」尼古拉斯说。
  「你们认真一点儿好不好?现在不是让你们在谈笑的时候。进行祭典期间,必须专心一致。」苏菲亚教训着说。这时候,苏菲亚又高声念出咒语了。
  「LaKode,masesieKode!Blisercestrisspusipacer,Graceceslafausadesesa!Tilnailabacedevaferreeetsetmethodelasaplau!」(女神,我性爱的女神!保守这三根肉棒,赐给他们性爱的力量!
  请在你的女儿的体内中出,引导她的力量!)
  这段说话并非出自于任何经典,只不过是一段咒语(同时也算是一段祷文;因为在咒语当中,是祈求女神力量的帮助,而非直接运用自己的力量施法)。不过,这段咒语的效力比之前的唸经明显得多了。
  「这就是……啊啊啊啊,女神的力量了吗……啊啊,好棒,啊啊啊啊……」
  巴里尖叫的说。
  「啊啊啊啊……看来来,女神正在……啊啊啊啊,玩弄我们的肉棒呢……啊啊啊啊!」罗斯玛丽疯狂地笑着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至于尼古拉斯,除了呻吟以外,什么也说不出来。
  忽然,罗斯玛丽、巴里和尼古拉斯的脸儿涨红了,嘴巴发出高声的尖叫和呻吟;龟头髮红,并且传来一阵痛楚,不过马上就被快感所掩盖。
  「咦,咒语马上就灵验了。」根据阿加莎的经验判断,这三根肉棒似乎马上就要同时喷发了;可是,这样的话,她就不可能逐一为这些肉棒进行口交。
  因为,当她的嘴巴还含着其中一根肉棒,兴高采烈的吞精的时候,另外的两根肉棒马上就要在她那美丽的脸儿上喷发了,她的嘴巴根本来不及应付这其余的肉棒;因为她的嘴巴小如樱桃,又不可以把三根肉棒同时含起来。然而,这样的话,仪式就会马上失效中止。
  就在几秒之间,阿加莎马上就想出对策了;她趁着肉棒即将进行激射之际,加快套弄和舔舐的速度,进一步刺激他们的龟头。果然,不出所料,这三根肉棒马上就在同一刻喷发出大量白色的,暖烘烘的精液。
  「唔唔唔……咕噜咕噜……」阿加莎首先把巴里的龟头含起来,赶快把香滑的精液吞嚥下去;然后又马上把罗斯玛丽的龟头含起来,最后又将尼古拉斯的龟头咬紧不放。这样地,三人的精液都被她吞嚥下去了。
  当然,在她吞精的同时,大量的精液随着肉棒向着她的脸儿拳打脚踢的时候,被喷射在她的整个上半身;从头髮、额头、眼睛、鼻子、面颊、嘴唇、下巴、脖子,一直到乳沟和乳房,都是白浊一片。事实上,这三根肉棒的喷射在女神的力量的干预之下,射精被平时加倍的激烈;甚至罗斯玛丽、巴里和尼古拉斯的阴茎和阴囊,都被对方的肉棒射得白浊一片了。
  「啊啊……尼古拉斯,你看……啊,你的精液……射到我的肉棒上了……」
  巴里喘嘘嘘的说。
  「啊……哈,是吗……」尼古拉斯笑着回答,语气也是气喘的,彷彿力气还未恢复过来。当然,身为双性恋者的他们,绝对不会介意自己的阳具被对方射满了精液;这并不是什么斥责,只是纯粹说笑而已。
  「不过……这也实在是太……累人了吧……」罗斯玛丽轻声地说。
  「你说得对……」虽然阿加莎只是被颜射的对象,但是也开始感到疲倦了,满布精液的脸儿上,本来精神亦亦的杏眼开始眨动,还打呵欠了。
  「阿加莎,还未结束的,继续吧。」苏菲亚严肃地提醒阿加莎,又吩咐说:「接下来是第二个仪式了。克里斯廷,你先躺在祭坛上吧。」
  「是的。」于是克里斯廷急忙走到来祭坛前方,等待苏菲亚把经书和烛台都挪移以后,她便躺在这张盖着白色桌布的长桌上,双腿被苏菲亚轻轻的挣开,展示出粉红色的阴唇。
  「好了,阿加莎,现在你要跪下在这圣洁的阴唇的面前,用尽一切方法刺激阴核,使前庭大腺喷出淫水。」
  「等一下,那么乳汁怎么办?」
  「哎呀,真糟糕,我差点儿忘记了。」也许是因为这几天以来一直忙于準备工作了吧,苏菲亚似乎显得有点儿忙乱。「那么你顺便也吸吮乳汁吧。」
  「是的。」阿加莎先弯下身子,依然沾满精液的脸儿贴近着克里斯廷,红润的嘴唇在她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说:「亲爱的,你準备好了吗?」
  「这还用问嘛,我又不是处女,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潮吹了。你还是快点干我吧。」于是阿加莎就跪下来,伸出舌头,温柔地舔弄克里斯廷的阴唇,左手爱抚她的阴蒂,右手中指插入那宽阔的蜜穴里。与此同时,苏菲亚又念起咒语,使得克里斯廷马上又娇吟起来了。
  「啊啊啊啊……阿加莎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射了……啊啊啊啊!」不到一分钟,透明的淫水已经从阴唇两旁的前庭大腺射出,落在阿加莎的脸儿上,与精液融合;阿加莎立刻张开嘴巴,把阴唇紧紧的含起来,将余下的淫水都逐一吞嚥。
  才刚喝过淫汁,阿加莎又蹼向罗斯玛丽的双乳前,双手紧握椰子似的乳房,舌头舔弄着乳头;香滑的乳汁很快就喷射在阿加莎火红的舌头上,脸儿上那些才刚混入了淫水的洁白的精液又沾上了另一种白色。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于是罗斯玛丽和艾丽丝也逐一在躺在祭坛上,张开滑嫩的双腿;她们所献出神圣的淫水,有的被阿加莎吞嚥,有的射在她美丽的脸儿上。
  最后,轮到苏菲亚躺在祭坛上;喝过乳汁以后,她翻开苏菲亚的大阴唇和小
  阴唇,让阿加莎肆意的舔弄和爱抚她的下体。苏菲亚的阴唇略呈粉红色,阴蒂勃起,淫穴亦已经变得湿漉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苏菲亚的呻吟声是众人当中声浪最大,音调最高的,神情最放蕩的一个。
  「唔唔……咕噜咕噜……」随着阿加莎把最后一滴的淫水从苏菲亚晶莹剔透的阴蒂上舔掉,代表第二个仪式已经结束了。
  「好了……终于来到最后的仪式……」苏菲亚喘嘘嘘的说,手扶着桌子,慢慢地挺起累透的身子,站起来。「也就是风险最大的一部分。阿加莎,现在……
  你回到六角星的正中央站立,然后其它人也必须返回自己站立的位置,向她下跪。」
  「什么?」众人都目瞪口呆,对于苏菲亚的说话感到十分疑惑。在当时,就是晋见女王和国王,人们也只会行单膝下跪的礼仪,唯有面对女神,才会双膝下跪。因此,若然现在他们向阿加莎下跪的话,根据他们的信仰来说,是不合宜的。
  「是的,因为现在我们……就要请女神直接临到……加在阿加莎身上。」苏菲亚说。「这样一来,女神就会……为阿加莎,在我们的身上取去最后仪式所须的……魔法力量。」
  「那么……主教,你的意思不就是说……女神的灵将要直接降在阿加莎的身上?」克里斯廷惊讶的问。
  「这还用说?所以你们就要马上跪下!当我念出咒语,女神就会随时降临!」
  在苏菲亚的一声令下,他们马上向阿加莎跪下。苏菲亚则来到阿加莎的面前,双手抓着她坚挺的双乳,严肃地说:「好了,阿加莎,準备好了吗?」
  「我準备好了。」
  「那么,我们就一同向我们的女神上帝祈求吧。」于是,她们便以尼白地语念出一段祷文的咒语。
  「LaKodedelafausa!PasuvoustilnailebacedeAgatha!Mevoustilspuslou,tilpronlouetholil〔1〕indatildaire,Pournabacesvivasesimachina!RapeenousetAgatha,Amen!」(力量的女神,求你侵入阿加莎的体内!愿你的精液、淫水和乳汁喷射她,因为我们的肉体是你性爱的工具;强暴我们和阿加莎吧,阿们!)
  当祷文结束的时候,忽然一束光线,从金黄色的十字架上发出,分成四条彩色的光线,分别射在阿加莎的乳头、龟头和阴蒂上。阿加莎在发出一声尖叫以后,脸色开始改变,双目发亮,嘴角露出诡异的微笑;于是,苏菲亚马上跪下。
  可是,就在苏菲亚跪下的一刻,这个已经被女神附体的「阿加莎」却拉扯着她的头髮,痛得她尖叫起来,吓得连平日胆大妄为的克里斯廷的双腿也发抖了。
  「很痛了吗?」就在阿加莎粗暴地拉扯着苏菲亚的头髮的同时,她的脸儿上却露出一副和蔼的笑容,温柔地说。
  「很痛呢……」苏菲亚战战兢兢地说。
  「哈哈,是吗?」阿加莎手鬆开苏菲亚的头髮,温柔地说。「你们起来吧,不要跪在地上。」
  于是各人就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低着头,面向阿加莎。
  「你们无须害怕,刚才只不过是玩耍而已;这是阿加莎她自己的意志出的主意,作为女神,我也得听取她这些合理的意愿啊。」阿加莎笑着说。「好了,我们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克里斯廷,请你过来吧。」
  「甚……什么?」克里斯廷惊讶地说。
  「不用怕,只不过是插穴而已。」阿加莎温柔地说。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所有的力量都夺去,只会在你的阴唇上抽取一点儿,赐给我的女儿阿加莎而已。」
  的确,根据魔法学的理论,在正常情况之下,当两个人性交的时候,各人会从对方的身上取得对方大约0。01% 到0。1% 的魔法力量(然而,这也并不代表互相抵消;就是二人在对方身上取得的力量有多少的差别,由于不论强弱,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是独特的,拥有不同的能力和功效,因此透过性交,人总能在对方身上取得一点儿的魔法力量);不过,如果透过普通的魔法帮助,例如普通的魔法阵等,就可以使人输出的力量的强度被增大1。5倍到2。0倍;至于若是透过现在如此的祭典,就视乎上帝的心意了。
  小的也会把力量增大至2。0倍,多的或许会达到4。0或5。0。不过,无论力量被增大多少,对于输出魔法力量的祭物也没有真正的负面影响,因为力量是在释出以后才被倍增。当然,把力量高度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对于他自己本身,以及身边的人来说,都会具有很大的危险性。
  「何是,为什么……」
  「你想问为什么是你了吧?这是因为,你是阿加莎的女友嘛。」阿加莎说,右手把克里斯廷拉到来面前,让她滑溜的臀部坐在圣坛上,然后挣开克里斯廷的双腿,手爱抚着克里斯廷的阴蒂和阴唇。
  「那么……」克里斯廷问,「我就是被插穴的那一个了吧?」
  「是的。」克里斯廷之所以提出如此的问题,是因为在这种祭典当中,由于被施法者(也就是阿加莎)体力的问题,若然这人的下体拥有一根肉棒(这就是说:包括双性人和男人),最后就只有其中一人被她的肉棒进行插穴的仪式;因此,克里斯廷可算是幸运的一个。
  「那么,这根肉棒喷出的精液,到底是属于阿加莎的,还是……」
  「当然是阿加莎的。因此,现在阿加莎的意志将会完成最后的一次射精,而我仍然会待在她的体内帮她一下。」
  于是,阿加莎的双目发出的光芒顿时消失了,阿加莎的意志再次回复过来,从新操纵她的身体。
  「好了,亲爱的,我们得……啊啊啊,开始了……」阿加莎说,中间夹杂了几声尖叫,明显地女神已经在她的身体上有所行动了。
  「上帝已经……玩弄着我的阴核和龟头,催促我们开始了。」
  「那么你就来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里斯廷的说话还未完结,阿加莎已经忍不住了,白皮的脸颊已经发红,火红的舌头舔着嘴角,双手忽然抓紧她娇嫩的双乳,肉棒狠狠地朝着桃红色的阴唇插进那深不可测的洞穴里。
  「对不起,可是……啊啊啊,我实在……忍不住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没关係……啊啊啊啊啊……」
  「阿加莎,别这么大力吧,不要忘记你现在并不是在寻欢在乐,而是在进行祭典。」苏菲亚站在阿加莎的旁边,轻声地提醒。
  「啊,知道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间教堂马上就充斥着阿加莎和克里斯廷的娇吟声;在初时还隐约听见苏菲亚在旁边念起祷文的声音,可是马上就被她们兴奋的淫叫的声浪盖过了。罗斯玛丽、艾丽丝和巴里站在阿加莎的背面,静静地观察着她们二人的一举一动;一方面性慾的本能使他们也不自觉的感到慾火焚身,但是另一方面又为到阿加莎感到担忧。至于尼古拉斯,眼神却没有任何担忧的神情,异常地冷静,不知道又在盘算些什么。
  「啊啊啊啊啊……射我吧,用尽……啊啊啊啊,用尽全力的干我吧……」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十秒以后,精液已经从阿加莎的龟头喷出,直捣黄龙,闯进克里斯廷的子宫;克里斯廷的身体和头髮不停地摇晃,双乳在随着节拍摆动。二人性爱兴奋已经达到了近乎失常的程度,两张樱桃小嘴一同放声娇吟,如同在歌唱一样。
  当二人沉醉于性高潮的的兴奋的时候,苏菲亚小心翼翼地注意着阿加莎的眼神,留意她有没有出现异样。这部分之所以被视为整个祭典当中最危险的地方,是因为被施法者的身上在性爱的同时,还会被上帝的灵充满,加上不断地吸收外来的力量,力量会突然高度集中在被施法者的脑袋、胸部和生殖器上,有可能会使得被施法者因而突然失控。
  至于在这情况之下,上帝为何不阻止如此的事情发生,是基于这是被施法者必须承受的风险和面对的挑战,唯有胜过自己,能够控制身体内如此强大的力量,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因此,参与这种透过祈求上帝降临从而增加力量的性爱祭典的被施法者,必须是意志坚定,而且在事前的三天作出充分的心理準备,要不然她和身边的一切人都会陷入危险当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糟糕的是,苏菲亚所担心的事情,马上就发生了。阿加莎和克里斯廷的呻吟和抽插,已经持续了两分钟,依然没有停止下来的趋势;她们放声的呻吟,虽然眼神开始失无,样子开始显得疲乏,可是却不愿意停止下来,而且精液的喷射竟然没有停止。于是克里斯廷的子宫里就积存着大量的精液,肚子开始慢慢地胀大。
  「阿加莎,已经够了,快停止吧;再这样下去,克里斯廷就会支撑不住。」
  阿加莎回头,双眼忽然发出凌厉的目光,盯着苏菲亚的脸儿;苏菲亚顿时发觉不妥当了。
  「糟糕了,大家马上离开教堂!」
  「什么?」罗斯玛丽、艾丽丝、巴里和尼古拉斯显然被苏菲亚如此突然的命令吓呆了。
  「还不给我快点出去……」阿加莎的右手忽然勒紧苏菲亚的脖子,眼神凶狠,如同杀人犯一样。这样看来,阿加莎已经开始失控了。
  「放……放开我……」尼古拉斯看见苏菲亚的脖子被阿加莎捏住,就惊慌了,马上慌张地朝着大门的方向逃走;可是,才走了不到三步,当阿加莎的那一双杏眼狠狠地盯着尼古拉斯的时候,他就马上倒在地上,脖子忽然感到被缠绕住了,开始透不过气来,在地上痛苦地挣扎。
  「阿加莎,你到底在干什么……快点住手吧,要不然……」看见尼古拉斯如此的样子,巴里就感到加倍的害怕,可是依然硬着头皮走上前,劝阻阿加莎。
  「给我住口!」阿加莎兇恶地说,推开巴里,巴里就倒在地上,身体彷彿被一股力量压住了,动弹不得。
  「糟糕了……」正当罗斯玛丽和艾丽丝转身逃走的时候,同样的事情亦发生在她们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别……啊啊啊啊,这样吧……啊啊啊,放开他们吧……啊啊!」无论克里斯廷如何为他们求饶,阿加莎的神情依然没有半点改变。
  没多久,阿加莎又忽然把肉棒从克里斯廷的阴道里拔出来;大量精液就顺势流出,而前庭大腺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喷出淫水。然而,当精液都从阴唇里流出来的时候,淫水还在喷射,克里斯廷的身体还在晃动,嘴巴依然在呻吟,脸儿发红,好像阿加莎依然利用魔法迫使她停留在性高潮的状态。
  这时候,尼古拉斯发现脖子被鬆开了,可是取而代之的,是下体传来一阵既兴奋又痛苦的感觉,彷彿在被什么缠绕着自己的阴茎。其它人亦是如此,不过当中以苏菲亚的反应最大;除了面颊发红,放声的发出痛苦的呻吟以外,发红的乳头失控的喷射出白浊的乳汁,阴唇也湿漉漉了,全身乏力,已经无法反抗。
  「啊啊啊啊……上帝啊,求你……啊,拯救我们……啊啊啊啊啊啊!」苏菲亚马上就被阿加莎抓起来,压在圣坛上,双腿被打开,阴穴被强行插入一根粗大的肉棒。接下来,阿加莎就如同野兽一样,疯狂地抽插苏菲亚的下体,双手抓紧她的双乳,舌头舔舐她的脸儿和乳头,有时候手又拉扯苏菲亚的头髮,掌掴她那滑嫩的脸儿,完全不留情面,可怕的眼神发出如同魔鬼般的邪恶。
  表面看起来,阿加莎的自己那根火红的阴茎已经成为了那将要插烂自己的嫩穴的肉棒;不过,当然,事实上并非如此。在面对肉棒的挑战以先,阿加莎必须首先战胜现在自己的这根失控的肉棒。自古而来,真正的强者──尤其是君主,必须能够自控,才能够战胜敌人。